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谕新专栏大妈组团骗婚中国3000余万剩男底

发布时间:2019-02-01 13:27:34

谕新专栏 | 大妈组团骗婚, 中国3000余万剩男危机来袭

大妈组团骗婚这种现象之所以发生,是因为婚姻市场性别比例失衡导致了“适龄待嫁女”市场短缺。因而,大妈组团骗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花絮,更大的危机可能会以我们想象不到的形式和规模表现出来。

大妈组团骗婚的,发生在离我老家不远的江苏睢宁县。整个苏北地区,从我有记忆开始,都是女人不愁嫁而男人要“富娶”的。所谓的富娶,越是家境不好,越要花费更多的钱财,托媒人、送彩礼、办酒席,直到新媳妇嫁进来,最好一年半载抱一个大胖孙子,那才算尘埃落定。

婚姻被操做成一锤子买卖,一大家人为了“娶媳妇”而举债者,并不罕见。娶进来的媳妇,有很多还要帮着婆家还“彩礼债”。所以婚姻买卖并不证明“待嫁女”身份的矜贵,相反,她们在这个过程中基本没有什么议价权,也不是利益共享人。娘家越是索要昂贵的彩礼,女儿的议价权越低——她既不能凭自己的喜好选择结婚对象,未来在婆家的地位也不会高,因为,“我们是花了大价钱的”。

全国彩礼地图

里,大妈组团骗婚成果卓著。“看准农村大龄男子急于结婚的心理,通过媒人介绍男女双方见面,在相亲过程中有七八个人各司其职,假扮成女方的亲属,索取彩礼后再与男方断绝关系”。就这样,以五十岁的“大妈主演”为首,佐以其他不同年龄和性别的“群演”,

谕新专栏大妈组团骗婚中国3000余万剩男底

这个骗婚小团伙一两年内就骗了十来个急于娶亲的家庭,骗到的彩礼费共计120万余元,每家十万元左右。这是我们当地较低的市场行情,普通行情彩礼费就要十几二十万,结婚时还要男方一辆车、县城一套房。

彩礼之风自古有之,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基本杜绝,一个是因为平均主义,每家都差不多穷,要也要不到;另一个是因为政治,嫁人看家庭成分看政治前途,觉悟高前途好。八十年代有市场经济了,彩礼也跟着卷土重来。一年又一年,水涨船高,除了经济上涨外加货币滥发的原因,更为重要的一个因素是,婚姻市场性别比例越发不平衡,待嫁的女孩子越来越少了。

据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我国2015年出生人口性别比为113.51。在过去的20多年里,这个比例曾一度高于120,是世界上最悬殊的出生性别比例之一。这意味着,每出生100个女孩,会多出生20多个男孩。这个情况逐年积累,到今天,就造成了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李树茁和他的同事所说的,“中国出现了3000多万剩男”。那些在出生性别比最高的年代诞生的孩子,要面临婚嫁了。

中国适婚男女性别比例

数据所带来的生活现实就是,在我的老家,男孩子越来越早进入“婚姻市场”,十七八岁父母就张罗着说媒操心了。一旦谈妥了合适的对象,即便离合法结婚年龄“男不得早于二十二周岁”,很多家庭会通过订婚、事实婚姻甚至“改户口本”,来尽快促成儿子的婚事。

一旦真的过了二十二岁,在很多农村地区,那就是“剩男”了。稍微再蹉跎一两年,相亲就更加困难,适龄的女性早就早早定了人家。性别失衡的婚姻市场,甚至打破了“贞操禁忌可我知道那只是父亲不切实际的非分之想”。是不是“处女”这件事,基本没有人去关心。就连以前说起来“不好听”的“二婚女”,也是很不错的市场补充,甚至有的人还没离婚就被介绍下一户人家了,虽然这种情况彩礼费是会酌情压低一些。

曾引起热议的广西“少年早婚”事件

女性的地位是否因此就更高一些呢?我乡民风素来彪悍,家庭暴力是家庭常见之景象,夫妻在街头对殴也屡见不鲜,背后的文化因素还是男尊女卑,“娶来的媳妇买来的马,任我骑来任我打”,“打是亲骂是爱,不打不骂离得快。”这些类似于民谣的婚姻管理手段,反映出买卖婚姻市场的另一个逻辑:既然是花了大价钱买来的,那就是从属于我的,如果这个从属关系还没有明确建立,对家庭系统的稳定是非常不利的,所以,需要有家庭战争。

大部分男性体力比较制胜,而且有整个文化的基因在撑腰,基本占上风。现在,这个逻辑稍微有一些不同了,因为女性即便结了婚生了孩子,还是有可能离婚,而且离婚后有大把人在等着。这种机会成本的增多,并不必然带来婚姻质量的上升,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女性更多的婚姻选择权,让男人们没有以往那么有恃无恐了。暴力文化带来的另外一个后果就是,女性对丈夫打骂的家庭在增多。这也不是一个好现象。好的婚姻不是通过确立从属地位来维持的。

图片来源:广州2014年反家暴调查报告

回到大妈组团骗婚这种现象,还是因为婚姻市场性别比例失衡所带来的“适龄待嫁女”市场短缺。在农村,不管是男性和女性,都不存在“主动不婚”的假设,即便有人外出打工城市化以后,想学城里人那样,过几年单身逍遥的日子,最终还是要迈入婚姻,那些进不去婚姻的人,一概被视为“窝囊废”、“没用”、“废人”,所以即便是精神健康有问题、自己完全不明白婚姻是怎么回事的,如果家庭条件允许,父母都千方百计要给他们成亲,因为成亲是社会认可的最低标准,不成亲则一定会遭到社会排斥的。

试想,全国有三千万剩男,而这些剩男完全不同于剩女,他们不是主动选择不婚而追求更好的生活,对他们来讲,不婚就相当于没有生活,那么,谁能来解决他们的问题呢?如果他们所生活的那个社会文化氛围,每个人都必须要结婚,必须同女人结婚,而现实就是没有女人和他们结婚,他们除了彼此竞争,用丛林法则来抢夺有限的女性资源,还可以做什么来解决这种状况呢?无解,根本就是无解之题。大妈组团骗婚,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花絮,更大的危机可能会以我们想象不到的形式和规模表现出来。

无奈的农村光棍

对于大妈组团骗婚这件事本身,我真的没有什么好说的。大妈设计的骗局利用了很多真实的素材,比如和媒人、相亲对象是熟人托熟人,也不是居无定所查无此人,又找了好多人托扮演女方的各种亲戚,被骗家庭不上当也是很难的。警察在讲大人的人生可以继续打击这种犯罪类型,新的骗局一定也会层出不穷。最关键的是,三千万中国剩男的危机我们就不要面对了吗?要任由这样一种原始的冲动力互相拼杀吗?

或许解决的方案就是向大城市文化学习。除了结婚,还有什么方式可以解决人们的需要、解决人们的存在感、提高生活幸福感呢?像某位学者倡导的,实现多人婚,显然有违良俗民情,然而,允许多样化的生活方式存在,不一味突出婚姻的至高无上,短期内做不到,长期或许可以有点作用。

石灰生产厂家价格
食品防腐剂生产厂家
可拆卸纱窗报价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